相关文章

对盲人旅客提供上下车接送服务,动物可托运

来源网址:http://www.cslcjj.com/

3月6日清早,盲人黄鸣连带几位盲人朋友一行九人四条导盲犬来到上海火车站,欲搭乘从上海开往南京的一列火车,却被在场的工作人员以铁路局最新发布的公告“严禁旅客携带妨碍公共卫生、容易污损铁路车辆的动物”为由,连人带狗拒之门外。

这是黄鸣等人半年内第三次被铁路局拒之门外了,“扫盲之路很漫长,继地铁、公交车、飞机之后,铁路成了导盲犬上路需要啃掉的又一块硬骨头。”

铁路上海站工作人员表示,黄女士3月6日在上海站携导盲犬登车确实被拒。针对黄女士的实际情况以及提出的意见,已向上级部门反映。铁路上海站也及时与黄女士进行了沟通,对相关政策规定进行解释说明,争取得到理解。导盲犬被阻止上火车,相关规定依据来自于1997年实施的铁运101号文件《铁路旅客运输规程》(以下简称《运输规程》),至今已沿用18年。今年1月5日,铁路部门再次发布公告,自2015年1月5日起,严禁旅客携带自行车(含折叠自行车)和妨碍公共卫生、影响旅客列车车内通行、容易污损铁路车辆、影响站车环境秩序的物品及动物进站乘车。

此外,铁路部门对盲人等重点旅客出台了一系列服务保障措施,比如为残疾旅客设置专用座席,盲人等重点旅客若需乘坐火车出行,可拨打铁路12306服务热线预约,铁路部门可为其提供进站、乘车、出站等“一条龙”服务。盲人旅客确需将导盲犬带往异地的,可在车站办理托运手续。

法律人士指出,上海对于盲人携导盲犬出行,在去年已经通过地方性立法《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办法》予以明确,盲人可以携带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这意味着,铁路部门拒载导盲犬违反了《残保法》。另外,铁路部门拒载还违反了《消保法》——在购票时,铁路部门并未明示导盲犬不得登车,车票上也未注明,盲人购票即与铁路部门达成承运合同,而登车时铁路部门提出拒载,违反了双方订立的运输合同。

导盲犬上火车屡屡遇阻

见到黄鸣时,她正带着导盲犬江权来到上海建文宠物美容培训中心,接受定期的公益“洗刷刷”,“铁路方面说严禁旅客携带容易污损铁路车辆的动物,我的江权每半个月到一个月,都会来这里清洗,可干净了。”

导盲犬江权是上海第11条导盲犬,来自英国,三年多前正式上任。黄鸣同记者聊天时,江权乖乖地趴在黄鸣左腿侧边。

去年10月3日,黄鸣购买了从上海开往南京的高铁票,在高铁启动前,有两名工作人员以铁路总公司有规定为由,欲强行将她和导盲犬撵下车;今年1月7日,她打算搭乘火车参加位于南京的公安部工作犬专家评估会议。去的时候一路畅通,次日返回时却被拒。一番交涉下,铁路方最终放行,但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仍是不情愿的,“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最近的一次便是3月6日,同黄鸣一起出发的还有退休前曾是嘉定区盲协主席的秦璠。众人于早上8点多到达上海火车站,购买了9点16分开往南京的火车票,过了安检,在候车室里等车时,便有工作人员来交涉,称今年年初铁路总公司有最新通告,活体不能上车。

对于这样的说法,黄鸣等人均无法接受,尤其是对残保法了如指掌的秦璠,一口气报出了多条导盲犬能上车的法律法规,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最终,一行九人四条导盲犬只能全额退票,原路返回,好不容易鼓“起出门的勇气,却屡屡碰壁,你能体会吗?”

定期“洗澡”只为不影响他人

“拉布拉多属于中大型犬,若是不勤于清洗,确实会有些许体味。”上海建文宠物美容培训中心是上海为数不多的具备正规资质的宠物护理学校,出于公益,定期为上海的导盲犬提供免费清洗的服务,“相比宠物犬的主人,盲人朋友似乎更加重视狗狗的清洁程度,生怕在公共场合影响到他人。”培训学校的李老师坦言道。

记者注意到,从基本的清洁到局部的清理再到深层护理,导盲犬的清洗时间往往长达一个小时。在护理师清洁狗狗耳朵时,导盲犬不似别的宠物犬,乖顺地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甚至舒服地闭上眼睛。

除了导盲犬的自身清洁外,目前阻碍导盲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原因之一,是一些人会担心其污染车厢,“我知道,有些人担心导盲犬在公共场合伤人或者是随地便溺,其实这些担忧都是没必要的。”

在导盲犬的训练中,抗干扰、不乱叫、憋尿和抗饥饿是基本功。黄鸣的盲人朋友曾带着导盲犬搭乘飞机去美国探亲,中间还要转机,导盲犬坚持了二十多个小时没有排泄。黄鸣告诉记者,主人有时看得心疼,还会拿出专用的清理袋套在导盲犬的工作包上,发指令让它排泄,它们如此尽职,“ 却不被人理解,有时想想真的挺委屈的。”

维护“上车权”,任重而道远

“从火车站回到家,我抱着江权哭了。”想起那天的场景,黄鸣依然郁郁。她说,那晚江权破天荒地不愿回家,在楼道里,用头轻轻地供着黄鸣的左手,好像在说,“不是要去南京吗?为什么回家了?是因为我吗?”

这样的情况,在每次出行或者上车受阻时都会发生。两年前,大众对导盲犬还没什么了解,公交司机阻拦上车,地铁乘客皱眉驱赶的事,时有发生,“遇上特别彪悍的工作人员,嗓门大,动作粗的时候,江权也会害怕地后退几步,看到我们受气了,它们也会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尾巴……”

这些年来,黄鸣参与并经历了包括公交、地铁、民航等公共交通的导盲犬的“上车权”。虽然争取权利的过程有点曲折,但最后,地铁、公交、旅游局、商务委等一路开绿灯,让导盲犬能正大光明出入公共场所。

黄鸣告诉记者,以地铁为例,如今携带导盲犬搭乘上海市内的地铁线路,丝毫不会受阻。拨打地铁服务热线,还能要求工作人员全程陪同。相比之下,铁路部门实在过于强硬。

事发一周之后,黄鸣没了先前的愤慨,只留下些许无奈,“希望社会以及有关部门多点理解。对于我们盲人而言,导盲犬不仅仅是眼睛,它是通往这个大千世界的钥匙。”

追踪